温柔陷阱送上门,女罪犯遇到“完美男友”,欣喜之际被其杀害抛尸

史家畅谈 2021-06-05

前言

云南,一个四季如春的地方,有着宜人的天气和美丽的风景,一直以来都是众人追捧的旅游胜地,但在弥勒市却发生了一场因为仇恨引起的惨剧。

2015年10月的一天,住在弥勒市西二镇的李大爷闲来无事,便带着自己养的小狗出门转转,小狗温顺乖巧,配合李大爷的步伐跟在他的身边。

蓝天白云,绿树红花,一人一狗,这样悠闲的生活真是令人羡慕,李大爷也倍感满足,他带着小狗沿着河边继续溜达。

远远地,李大爷看见不远处的岸边好像有东西漂浮着,他带着小狗走过去,却发现那是一具尸体,而且这具尸体居然没有头。

李大爷当场慌了,他拽紧手中狂吠的小狗,拿出电话向警察报警。警察赶到后,立即封锁了现场,经过初步勘察,发现这是一具女尸,死亡时间就在几天前

确定死者身份

因为这位女尸没有头,因此无法知晓她的容貌,这就意味着确定死者身份成为了摆在警方面前的第一道难题,无法确定死者身份,就无法了解死者的社会关系和生前经历,同时也无法破案。

死者是一名女性,她的身上有多处伤口,但是她颈部伤口和手脚上的伤口明显不同,颈部伤口明显有工具砍伤过的痕迹,手脚上参差不齐的伤口则是动物啃咬导致的。

每一个死者在临死前,都会告诉我们一些东西,它可能通过身上的伤口,可能是死前的肢体动作,甚至有可能是面部表情,那么这具女尸又想告诉我们什么呢?

她身上的砍伤证明她并不是溺水死亡,而是一起案情重大的杀人事件,要想破解此案,最重要的就是确认死者的身份。

“小王,你负责去现场查看,是否有证明死者身份的物证。”

“小李,你负责调查本市的失踪人口报案,记住,仔细查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线索。”

面对仅有的证据,警方只能尽可能地寻找更多线索,可即便如此,案件的侦破工作仍然停滞不前。

死者的身上并没有任何证明身份的证件,尸检结果也只能知道死者的大致年龄、身高等基本体貌特征。

警方对弥勒市失踪人口进行一一排查,发现并没有与死者相吻合的人员,这也就意味着死者很有可能并非弥勒本地人。

“队长,现在怎么办,我们连死者是谁都不知道,怎么破案?”一名调查队员看着毫无头绪的案件,忍不住地抱怨道。

队长毕竟身经百战,相对于年轻人更加沉稳,他翻看着一张张关于死者的照片,说道:“尸体是在河中发现的,很有可能是顺着的河流飘到此处,我们 需要沿着河流向上游查找,看看能不能有所发现。”

案件终于有了新的方向,警方不敢耽搁,一路沿着河流向上游调查,同时向石林、宜良、曲靖等相邻县市发出协助调查的通知。

在警方的不懈努力下,终于获得了一条重要线索,宜良县在10月8号有一名孔女士失踪,她的体貌特征和尸体完全吻合,唯一的不同的是,她的家人所提供的衣服和发现死者穿得衣服并不相同。

出于严谨考虑,警方对孔女士的DNA进行检验,经过对比发现,死者就是宜良县失踪多日的孔女士。

孔女士的身份终于确定了,这让辛苦多日的办案民警终于露出了笑颜,大家相互鼓励,继续为侦破案件拼尽全力。

死者的经历

孔女士的社会关系复杂,她常年在云南打工,很少回到宜良县,因为认识的人鱼龙混杂,她也曾误入歧途,犯下错事。

2006年孔女士因为工作原因被公司辞退,没有了工作的她无法支撑自己的日常花销,便在朋友的蛊惑下,参与了一起绑架案。

受害者是一个瞎眼的算命先生,他家里有一个小孩子,因为他身患残疾,再加上孩子年龄小,防备心轻,便成为了孔女士等人的绑架对象。

算命的王先生生活条件一般,孩子是他黑暗生活中的一道光,照耀着他、温暖着他,让他拥有努力生活下去的勇气。

但同时孩子也是他的禁脔,王先生自己可以忍受各种侮辱和冷漠,但他绝对不会让孩子遭受任何的苦难,可孔女士偏偏触碰了他的逆鳞。

在那起绑架案中,孔女士负责将小孩子拐走,因为她长相温柔,不具备攻击力,在身份上更容易让小孩相信,可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才为她招来了杀身之祸。

孔女士等人的罪行最终被警方发现,孔女士也因为绑架罪被判刑,直到2013年才被刑满释放。

在监狱里的生活,让孔女士明白了生活中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她清楚地知道了自己的行为会给别人带来怎样的伤痛。

抱着对之前行为的愧疚,孔女士在出狱后积极生活、努力工作,她希望自己迟来的醒悟还可以拯救自己凄惨的人生。

可孔女士的经历是有记录的,她的案底,让她在找工作时屡屡碰壁,但她并没有放弃,她不在乎工作的辛苦程度,只希望通过自己的双手改变自己的生活。

“一个女孩子这么努力有什么用,你听妈的话,好好找个人嫁了比什么都强,你也老大不小了,连个对象都没有像什么样子。”孔妈妈操心女儿的终身大事,经常在她的耳边唠叨个不停。

“妈,没人能看上我的,我之前的事没有人会不介意的,与其被别人挑三拣四,我还不如自己一个人过活,自在又轻松。”孔女士知道母亲是为自己好,但她也明白自己的过往并不好,这让她的感情之路十分坎坷。

母女两个相对无言,毕竟谁说的话的都没有错,孔女士自己也深深地明白,感情的事情自己可能再也不会开花结果,即便她心中抱有幻想,却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破灭。

“完美男友”出现

2015年5月,就在孔女士日复一日地过着枯燥的生活的时候,一个电话却打破了她的平淡世界。

“喂,你好,我刚才充话费,把电话号码填错了,你能给我转回来吗?”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通过听筒传递到孔女士的耳中。

孔女士查看手机,果然发现自己的手机号码多了花费,她说道:“我刚才看过了,的确是充错了,一会挂了电话我给你充过去吧。”

对面的人却阻止道:“我刚才又充了一遍,现在手机的话费挺多的,要不然你直接给我转过来吧,你看行吗?”

孔女士思考了一番,觉得反正都是人家的钱,怎么还回去都行,她便说道:“行,那我加你微信吧,是这个手机号码吗,一会我给你转过去。”

对面的人声音明显变得轻快,他回复道:“是的,那就麻烦你了。”

孔女士本以为这只是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却没有想到这个男人会走进自己的生活,两个人之后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

这位充错话费的杨先生,在与孔女士成为好友后,并没有失去联系,他时常与孔女士聊天,两个人更是在一个月之后首次见面。

在孔女士的眼中,这位杨先生家境殷实、为人老人,是一个十分踏实的老实人,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相谈甚欢,这让孔女士从心底感觉到了欢喜。

这次见面之后,孔女士与杨先生的联系越来越频繁,杨先生也毫不避讳地向孔女士表明了心意,这让孔女士感动之余又有几分害怕。

她觉得两个人因为一个电话结缘,这种微妙的开始方式正是两个人的缘分,但她又担心 杨先生会介意自己的过往,她的矛盾让她开始躲避杨先生。

“你最近怎么总躲着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面对孔女士的刻意疏离,杨先生果断采取了最直接的方法。

孔女士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其实很中意杨先生,但她心里的顾忌也多,面对这样的质问,她支支吾吾,最终还是选择讲出了真相。

孔女士深吸一口气,说道“我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我骗了你,我其实坐过牢,我不是个好女孩。”

孔女士本以为杨先生会扬长而去,可他并没有,反而说道:“我觉得你很好,我不知道之前你做了什么错事,但现在的你善良正直,就是我心目中的好女孩。”

孔女士的眼泪忍不住地流下来,她哭着说道:“我不想你后悔,我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好。”

杨先生一把抱住孔女士,安慰道:“我不会后悔的,我知道自己的感情,我就是喜欢你,会一直一直喜欢你。”

笼罩在孔女士头顶的乌云终于散去,阳光星星点点地照进她的心里,孔女士知道,自己已经喜欢上这个男人,她希望两个人有个美满的结局。

杨先生成为了“完美男友”,他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孔女士,不介意她的过去,经常与孔女士一起畅想未来。

孔女士沉浸在两人的幸福中,两人很快确立恋人关系,不久后,孔女士更是带着杨先生见了自己的父母。

遇见杨先生,让孔女士感觉又幸运又美好,她全身心地信任杨先生,幻想着两个人的甜蜜婚礼。

男友变凶手

“差不多了,她已经完全信任我,并且爱上了我,可以动手了。”杨先生拨通电话,向对面的人说道。

杨先生在给谁打电话,他电话里说的人是孔女士吗,他要动手做什么?

为了增加对彼此的了解,孔女士与杨先生经常一起出去游玩,2015年10月8号,杨先生再次邀请孔女士一起去爬山,孔女士欣然同意,可令人没想到的是,孔女士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杨先生用摩托车载着孔女士,从宜良县出发,向着竹山的方向驶去,一路上,两个人说说笑笑,任谁看起来都是一对相爱的情侣。

可事实上,这些都是假象,真正丑陋的面目永远埋藏在不为人知的地方,当孔女士一步步靠近大山的时候,死亡也在一步步逼近她。

“我们到了,下车吧!”杨先生停下摩托车,摘掉自己头上的头盔,转头向身后的孔女士看去。

孔女士先从车上下来,接着摘掉自己的头盔递到杨先生的面前,说道:“好久没来爬山了,这里看起来真不错。”

杨先生停好车,拉起孔女士的手,说道:“你喜欢就好,咱们走吧。”

孔女士看见杨先生身上背着一个很大的背包,问道:“爬个山,你背这么大的包干嘛,多累呀!”

杨先生看了眼自己的背包,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说道:“担心你口渴,多带了一些水,不用担心我。”

孔女士没有发现杨先生的异样,继续向前走。

杨先生忽然停下脚步,对孔女士说道:“我鞋带开了,你去前面树荫底下等我,我一会去找你。”

孔女士没有多想,她笑着答应,在不远处停下来等他,她左右张望,寻觅着这山上最美的风景。

在孔女士没注意的地方,杨先生拿出背包里准备好的手电筒,对着她所在的方向喊道“孔孔!”

孔女士听出了杨先生的声音,她一回头,却发现一道强光正对着自己的眼睛,她感觉刺眼,伸出手掌想要挡住强光。

可就在她要看清前方的时候,头部却遭到硬物的重击,她终于看清楚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正是杨先生正在用锤子一下又一下地击打着自己的头部,她想要问他为什么这么做,可她却慢慢地失去了意识。

杨先生看着倒在地上的孔女士,低声说道:“你别怪我,我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要怪就怪你自己九年前不该做错事情。”

杨先生将孔女士搬运到河边,他担心事情败露,便用随身携带的工具将孔女士人首分离,抛尸河中。

做完这一切,杨先生再次拨出之前的号码,说道:“人我已经解决了,你赶紧给我钱,我不能在这这边待着了。”

对面也传来一道男声:“知道了,过来找我吧,我把钱给你。”

杨先生不再管被抛下河中的尸体,直接驾驶摩托车,离开了大山,向宜良县驶去。

孔女士直到死之前都不明白,杨先生为什么要杀死自己,她带着满腹的疑问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她的尸体随着冰冷的河水一路漂泊,无边无际。

直到2015年10月18号下午,孔女士的尸体终于被遛弯的李大爷发现,她的故事也被世人发现。

九年前的恶导致今日的果

孔女士的死亡,最大嫌疑人就是她的男友杨先生,孔女士在死亡前经常与杨先生保持联系,二人关系亲密,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但在孔女士死亡后,杨先生从没有出面过,这个变数引起了警方的怀疑。

警方来到杨先生所在的宜良镇石寨坡村,却发现这个村里根本没有杨先生这个人,他的身份是假的,电话也联系不上。

杨先生为什么要制造虚假身份,他与孔女士的死到底有什么关系?

就在警方的调查陷入僵局的时候,一位群众向警察反映说,当年被孔女士绑架的家人曾说,如果她没被判死刑,他们绝不会放过她。

警察顺着这个线索查案,发现被害人的孩子还小,他的父亲王先生又是个盲人,根本不具备作案条件。

正当警察要放弃这条线索的时候,却发现,这位王先生与一位远方亲戚史先生先后多次联系,且时间均在孔女士遇害后。

警方不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将史先生的照片拿给孔女士的父母辨认,没想到的是,这位史先生居然就是孔女士消失不见的男友。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孔女士的男友竟然是王先生的远方亲戚,而王先生与孔女士还有着莫大的仇恨?

原来,史先生的出现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他与孔女士的相爱也是一场骗局,这一切都是王先生与史先生联手制造的复仇计划。

史先生的家庭条件并不好,他已经老不不小,工作一般,长相一般,家庭条件更是不好,根本没有女孩愿意嫁给他,他和家里的父母都很着急。

这个时候,王先生找到了他,希望他帮忙演一场戏,还答应给他一笔不小的报酬。

王先生告诉他,当年绑架他孩子的罪犯又出来了,那些人心狠手辣,他担心自己的孩子再次遭受伤害,想要永绝后患,可是他的身体条件并不允许,他希望史先生帮助他,两个人联手策划一场天衣无缝的计划。

史先生动心了,他本身也不是什么良善之人,经常在村里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这次帮助王先生,不但能够“伸张正义”,还可以解决自己缺钱的问题,简直就是互惠互利的事情,他还不犹豫地答应了。

就这样,史先生化名杨先生,用虚假的身份获得孔女士的信任,借机将她杀死在人烟稀少的大山里。

2016年3月,潜逃外地的凶手史先生被当地公安机关抓获,王先生也承认了雇凶杀人的事实。

作为受害人的王先生,因为内心的仇恨,将已经接受过惩罚的孔女士推向地狱,甚至将第三者史先生牵扯其中,在这场报复中,没有一个人是真正的赢家,王先生和史先生更是让自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仇恨会蒙蔽我们的双眼,真正清醒的人永远心怀善意,因为他们知道,放下仇恨也是放过自己。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
正在为您加载更多...
© 2016 头条618 www.zz618.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public_r['add_beian']?>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public_r['add_jubao']?> <=$public_r['add_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