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得无厌”——大明德王

小明鱼说 2021-06-05

德王名叫朱见潾,不过他最初的名字却是朱见清,他是明英宗朱祁镇的次子。他和大哥朱见深一样都是庶出,不过不是一个母亲,其母为万宸妃。

朱祁镇的钱皇后一直没有生育皇子,因此朱祁镇不可能有嫡子,皇位继承人只能从庶子中挑选,朱见潾因为晚出生一步,只比大哥小五个月,自然不能成为太子,他的未来只能是藩王。不过朱见潾的童年很是不幸,因为他的整个童年都缺少父亲的陪伴。

朱见潾出生在正统十三年,这一年其父朱祁镇刚刚二十二岁。朱祁镇对这个儿子很喜欢,亲自给他取名朱见清。不过朱见潾并没有过上父母在身边快乐无比的童年生活,甚至于他还没有见到父亲的样子,就被迫和父亲分开了。在第二年,朱祁镇不顾百官反对坚决要求御驾亲征瓦剌,因此朱祁镇匆匆告别了自己的母亲妻子和四个年幼的儿子出发了。

朱祁镇走后,所有人都盼着皇帝旗开得胜凯旋归来,但是谁都没想到迎来的是全军覆没,皇帝被俘的消息。瓦剌大军快速的围攻北京,一时间国破家亡的阴影笼罩在明朝的头上。

在这个紧要关头,经过于谦等大臣的力请,孙太后终于同意朱祁钰当皇帝,朱祁镇被尊为太上皇,作为交换条件,朱祁镇长子朱见深为皇太子。

北京保卫战取得了胜利,瓦剌败退,明朝转危为安,朱祁钰的皇位终于巩固了,一年后朱祁镇回来了,带着失败者的落幕回来了。虽然父亲回来了,但是朱见潾并没有见到父亲,因为父亲已经被关了起来。

按照宗法制的朱祁镇是正统皇帝,朱祁钰只不过是因为国家出现动乱才临时登基的,在体验到皇位的魔力后,朱祁钰十分害怕哥哥夺回皇位。朱祁镇虽然已经无法重登皇位,但是人家毕竟曾经是皇帝,即使他不能当皇帝,也难保有人企图利用他,为了保证不出差错,朱祁钰将朱祁镇送到了紫禁城外面的南宫,这里条件也不次,毕竟这里曾经是他们父亲当皇太孙时居住的地方。

朱祁镇搬到了这里后,他的嫔妃也被送到了这里从此八年无法踏出一步。而朱见潾还有他的兄弟们并没有被送过来,而是被他们的奶奶孙太后接走搬到了太后居住的清宁宫,从此八年时间他一直跟着祖母生活,因此朱见潾从小就和大哥关系密切。

朱祁钰并没有坏心眼,他只想保住皇位,并没有谋害大哥还有侄子,否则的话直接找个理由或者暗中运作除掉他们易如反掌,但是朱祁钰全没有干。

朱祁钰在废掉朱见深的太子地位后,给了这个侄子沂王的称号,同时对朱见潾也没有亏待,他册封朱见潾为荣王,完全是按照皇子待遇封爵,对于夭折的两个侄子朱见湜和朱见淳也按照相关规定办理了后事。

就在朱见潾慢慢长大的时候,明朝爆发了夺门之变,石亨等人趁朱祁钰病重发动政变,朱祁镇复位。

朱祁镇复位后马上推翻了弟弟的一切政策,包括对自己儿子封爵。夭折的不算,包括他在被囚禁时生的儿子,他重新册封了一次。

长子朱见深被立为太子,朱见潾和三个弟弟都被封为藩王。朱见潾被封为德王。之所以封这个王号,是因为朱祁镇给这个儿子选好的封地——德州,故此封为德王。

不过这次册封闹出了一个小乱子,不知道是朱祁镇长时间没见过这两个儿子忘了这两个儿子的名字还是撰写圣旨的人没听清,在册封圣旨中居然把太子的名字写成了朱见濡,德王写成了朱见潾。

圣旨一出,大家茫然,难道又换太子了,怎么不是之前被废的太子。至于朱见潾倒是没有关系,毕竟他是次子,也不可能当太子,叫什么也无所谓,因此朱见清从此变成了朱见潾。

天顺丁丑,英宗睿皇帝为众所拥戴复辟,废景泰帝仍为郕王,复立上为皇太子。上初名见深,至是更名见濡。诏书失写其故,颁行天下,人皆惊相问曰:"此非向所立太子乎?何名之不同也。"

朱见潾被封为德王,大局已定,等待他的无非就是成年后前往德州。可是在这段时间里,朱见潾作为次子居然有登上皇位的可能只是功败垂成。

朱祁镇的皇后钱皇后一直没有儿子,因此庶长子朱见深才被立为皇太子。朱见深的生母周贵妃因此对已经变成残疾的钱皇后不满(朱祁镇被俘后一支眼瞎了,一条腿坏了。)想要取而代之,但是朱祁镇却不同意。由此钱皇后为自己的未来很担忧,周贵妃之所以跋扈就是因为儿子,如果朱见深不是太子那就没有什么可以和皇后抗衡的了。

因此明朝传出了钱皇后收养了德王,并且想让德王以皇后之子的方式取代朱见深。说钱皇后收养了朱见潾的原因,是在成化四年钱皇后病逝,已经就藩德州的朱见潾很是伤心,马上上书表示自己深受太后抚养之恩,请求前往京城为钱皇后奔丧。或许有人会说,藩王为表孝心为嫡母奔丧很正常,但是朱见潾这次上书很不寻常,因为这个时候钱皇后已经是过气太后,离开朱祁镇的钱皇后已经无法和周太后相比,甚至于连和朱祁镇合葬都不行,闹出一场动乱,使得周太后和朱见深很是生气。朱见潾绝不可能会冒着得罪周太后和皇帝的风险为钱皇后奔丧,除非钱皇后对他有大恩;其次朱见潾的生母万宸妃在头一年去世,朱见潾并没有表示要给生母奔丧,这就说明他和钱皇后的关系。庚午,德王见潾奏:“慈懿皇太后崩,诚念抚育深恩,不胜哀恸,乞赴京临送。"上复书谕之曰:"得王奏欲来京赴临致祭送葬,具见孝心。但道里辽远,宜上遵遗诰免来,惟弟亮之。”

说朱见潾向皇位发起冲击,是因为朱见潾长大成人后,按照规定在前往藩国之前必须搬出皇宫,前往王府居住,然后等待皇帝旨意等待就藩日期。这本来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朱祁镇出乎意料的下旨让百官前往拜见德王乔迁之喜,而且一向以政治敏锐著称的仁宗之子襄王朱瞻墡居然派人给侄孙送来贺礼,这让朱祁镇很感动,专门回信感谢叔叔。

癸卯,复书襄王瞻墡曰:近以次子德王见潾年长,令其出府,此亦常典。乃荷叔父重亲爱之念,赐之礼物。兼示诲言欲其隆孝,敬励学问,节用爱人,亲贤乐士,皆格言也。非叔父贤明,曷克臻此?深感深感。已令德王佩服嘉训,用图成德。专此奉复。

这是什么意思,德王再受宠爱也是藩王,他也是臣子,可是百官朝贺亲王送礼这不就是有意抬高朱见潾吗?

并且在不久,朱祁镇病重的时候,有人说了朱见深坏话,在大位已定的情况下敢向皇帝说太子的不是,背后没有人估计不可能。朱祁镇很是疑惑,有了废太子的心思。

李贤一听就知道朱祁镇的话就知道怎么回事?马上表示希望皇帝三思不要轻易下结论。然而朱祁镇说了一句一定要传给太子吗?太子是储君不传给他给谁?如果真废了太子,那么谁最有希望当太子,毫无疑问就是排行第二的德王朱见潾。不过这次危机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很快就平息了,在李贤的坚持下,朱祁镇最终还是认可了了朱见深,朱见潾于是出局。

帝不豫,卧文华殿。会有间东宫于帝者,帝颇惑之,密告贤。贤顿首伏地曰:"此大事,愿陛下三思。"帝曰:"然则必传位太子乎?"贤又顿首曰:"宗社幸甚。"帝起,立召太子至。贤扶太子令谢。太子谢,抱帝足泣,帝亦泣,谗竟不行。

朱祁镇死后,朱见深登上了帝位,虽然朱祁镇曾经有过易储之心,但是这个行为并没有实际行动,而且朱见潾也并没有什么过分的活动,再加上从小一起长大,朱见深并没有对这个弟弟有猜忌之心,相反兄弟之间关系很好。

朱见深初登皇位,千头万绪,十分繁忙,他能够倚重的还是自己的弟弟们,因此像祖母灵位入庙供奉,父亲葬礼还有祭祀等活动,都是朱见潾代表大哥进行的,就像他的爷爷当年重用弟弟卫王一样。

辛亥,书与德王曰:兹者将奉梓宫安厝玄宫,予以嗣守宗社,祗循旧章,不敢远违。王骨肉至亲,礼宜护葬。山陵道途祭奠一切丧事,宜皆总于王。必钦必慎,用副予哀恳之意。

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处理政务的熟练,以及皇帝对藩王参与政务的固有猜忌,朱见深逐渐的不再重用朱见潾,他离开京城前往封地提上了日程。

成化三年,朱见潾早已经成婚,就藩不能再拖了,于是开始准备就藩流程,封地自然是之前父亲选择的德州。

朝廷对这次藩王就藩准备了很久,制定了详细复杂的就藩仪式。朱见潾身穿藩王礼服在礼官的带领下,前往奉天门向大哥朱见深辞行,朱见深看着这个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弟弟,赐给弟弟一杯酒.这是送行酒,喝了这杯酒,兄弟二人将开启永不相见的模式。

随后在朱见深的目送下,朱见潾离开皇宫走出午门正式踏上去德州的路途。

癸丑,德王见潾之国,陛辞。上御奉天门早朝毕,文武百官稍退立。上降宝座后座,王冕服由左顺门,内引二人朝服前导。由第二桥上奉天门,至上前行五拜礼。上赐王酒,王饮讫。叩头毕,上兴,送王至东陛。王复叩头下,上目送王出午门,乃还。

朱见潾满心欢喜的去了德州,一到德州他大失所望。德州地处直隶和山东交界,并不繁华,土地比较贫瘠,让看惯了繁华京城的朱见潾根本无法适应,当时闻名全国的德州扒鸡还没有问世,否则德王一定不会离开这里。

随后朱见潾给大哥写信,以自己无法生活为由请求救济。其实朱见深在朱见潾就藩前已经给了这位弟弟很好待遇。一年工资就是一万石,而且朱见深特意表示全给米。要知道其他藩王没有全给米的,一般都是大明宝钞,而大明宝钞基本上就是废纸,不如给米实惠。并且朱见深下旨每年给朱见潾一百引食盐让他卖盐,同时因为弟弟说自己喜欢吃京城的白熟粳米,以后就吃不到了,朱见深大笔一挥下令格外给他每年两百多石白熟粳米,可以说这个大哥做的仁至义尽了。

朱见潾并不满足,因此他屡次请求变更封地,最后朱见深同意了从德州前往济南,不过德王封号不变。

济南是山东布政使司所在地,自然比德州强,于是朱见潾兴奋地去了济南。按理说该满足了吧。

结果朱见潾并不满足,或许是当年竞争皇位失败,再加上藩王无法参与政事,朱见潾已经没有什么追求了,他变得十分贪财,既然政治上不如意,那不如做一个“富家翁”,舒服的过完一生,或许是朱见潾十分清楚自己的处境,故意变得贪财败坏自己的名声,做个不德的德王,才能让皇帝放心,总之当年那个被父亲夸赞的勤学上进的儿子不见了,变成了一个贪得无厌的藩王,由此他在济南开始了几十年的致富生涯。

因此朱见潾在济南这几十年基本上没干别的,他一方面在济南城大修的王府,理由是“府第狭隘,寝宫卑湿”霸占了济南府内最繁华核心的珍珠泉周围的田地、山林和湖泊,开始修建极尽奢华的德王府,最后他的王府占据了济南城三分之一的面积,德府,济南府治西,居会城中,占三分之一。济南城是有名的泉城,有着众多的泉水,朱见潾基本上没有放过,全都囊括到了自己的王府之中,仅供自己一个人欣赏,外面的老百姓根本看不到为此朱见潾十分得意甚至写诗纪念:“印月池头月正明,主人曾此濯冠缨。肯夸风景殊人世,却爱源流合圣清。”

另一方面,朱见潾再一次向大哥哭穷,表示自己家里人口多,生活质量太低,一再申请申请扩大自己的田产。

山东曾经有过两位亲王,一位是青州的朱元璋七子齐王朱榑,一位是乐安的朱棣次子汉王朱高煦。这二位有着大量的田产,分布在山东东昌兖州一带,已经变成荒田。朱见潾表示这些地荒着也就荒着,不如归自己。朱见深同意了,将这些田地都赐个了他。

得到这片土地后,朱见潾还是不闲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几乎是天天向大哥请求赐地维持生活最后朱见深在位期间赐予他寿张清河章丘新城等县闲地六千五百多顷,远远超过了之前藩王该有的田地。

就这样朱见潾还是不满足,还是一再申请赐地,但是随着时间的发展,朱见深也逐渐讨厌这个贪得无厌的弟弟,再加上随后大哥去世侄子孝宗,侄孙正德帝登基,关系逐渐疏远,朱见潾的请求逐渐不好使了,他被迫放闭上了贪得无厌的大口。

朱见潾看上了南旺湖,救过朱见深以这个湖事关漕运没有同意,一次不成,他马上转变方向,表示之前被废的汉王有一块放马的闲地,没有那么重要可以赐给我了吧。结果这个请求刚递上去,当地知府赵璜表示这块地早就交给民间百姓使用了,每年都交给国家赋税,如果划归德王,那就造成损失了。朱见深听后马上再次驳回了朱见潾的请求。

从此朱见潾再也无法获得新的土地,不过他通过二十多年的努力已经是山东首屈一指的富豪了,以后只要安心过日子就行了,不过就在他准备享受生活的时候,传来消息,正德皇帝下旨以后所有王府的田地同意徵银三分。这对于朱见潾来说是个噩耗,因为这将是他的收入大为减少,即使他不靠这个吃饭,但是他的地多,交的也就多,自己少收钱简直是剜自己的肉啊。于是他马上上书给侄孙表示我兖州田地一亩只收二十升粮食,清河那边因为宋旻的建议才收五升。如果现在按照新的诏书每亩收三分银子,我恐怕就要饿死了,求求皇帝开恩让我活下去吧。消息递上去后,大臣们对德王这种哭穷很是不以为然,户部提出山东那里水灾旱灾不断,老百姓都活不下去了,应该奉行皇帝诏书救灾。正德皇帝看到德王的哭穷后也很生气,马上批示:“德王还会贫困吗?他的请求一概不同意。”就这样朱见潾哭了半天穷,只能乖乖的认头交钱。

请得齐、汉二庶人所遗东昌、充州闲田及白云、景阳、广平三湖地。宪宗悉予之。复请业南旺湖,以漕渠故不许。又请汉庶人旧牧马地,知府赵璜言地归民间,供税赋已久,不宜夺。帝从之。正德初,诏王府庄田亩徵银三分,岁为常。见潾奏:“初年,兖州庄田岁亩二十升,独清河一县,成化中用少卿宋旻议,岁亩五升。若如新诏,臣将无以自给。”户部执山东水旱相仍,百姓凋敝,宜如诏。帝曰:“王何患贫!其勿许。”

此后朱见潾再也不敢哭穷了,只能乖乖的待在济南城中过日子,不过好在朱见潾申请了一项特例就是每年可以出城去去扫墓,去看望自己的妻子,或许只有妻子是他唯一可以敞开心扉的人,在贪得无厌的恶名下为由去世的妻子那里,才能看出他的本来面目。

己丑,德王以其妃刘氏薨,奏请自往坟所看视,及令世子祐榕春秋祭扫。上曰:"皇祖训戒子孙,惓惓以谨出入为言。坟所离国城远,岂宜数往?今叔王葬妃,宜止一次往视,每岁春令世子祭扫一次。"

正德十二年(公元1517年)8月22日,德王朱见潾去世,享年70岁,成为明朝藩王中少有的长寿者。朱见潾终于可以和妻子用于在一起了,由于他的第三子济宁王朱祐桪早逝,他特意将这个儿子也葬在了自己坟墓里,这样一来,他终于可以和妻子儿子永远在一起,他可以不在估计别人的眼光从而彻底安息了。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
正在为您加载更多...
© 2016 头条618 www.zz618.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public_r['add_beian']?>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public_r['add_jubao']?> <=$public_r['add_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