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情局在911事件中都干了些什么?重创美国国运,改变人类历史

虎贲尉 2021-09-11

【21世纪的开端】

2001年9月11日。美国最长的一天。人类21世纪的真正开端。

美国东部时间上午08:30,华盛顿白宫附近的“圣里吉斯饭店”,中央情报局局长乔治·J·特纳特(George J. Tenet)与前民主党参议员博伦悠闲的共进早餐。

博伦是美国情报界的资深领导人。在老布什任内,博伦就是参议员情报委员会的主席。而特南特正是博伦推荐下,在克林顿主政时期就是中情局局长。

两位情报界的大腕共进早餐,两人的话题始终绕不开基地组织。博伦在餐桌上问特内特:这些天你都担心什么事情来着?

特内特说出困扰他多日的那个名字:本.拉登。近期的各种线索都预示着这位恐怖大亨似乎都在蠢蠢欲动。

尽管在高度紧张中,7月4日的美国国庆日全境安全无恙,但是中情局一直拦截到基地组织各种模棱两可的信息,这令特内特深感不安。

与此同时,19名恐怖分子已经先后混上了四架飞机:

波士顿起飞的美国航空11号航班(08:46:40撞上纽约世贸中心一号楼)、

波士顿起飞的联合航空175号航班(09:03:11撞上纽约世贸中心二号楼)、

华盛顿起飞的美国航空77号航班(09:37:46撞上华盛顿五角大楼)、

纽约起飞的联合航空93号航班(目标是美国国会,但10:03:11坠毁在宾夕法尼亚州一块空地上)

而这时,美国总统小布什正在佛罗里达州萨拉索塔一所艾玛·E·布鲁克小学给16名黑人学生们念读课文《我的宠物山羊》。

为了挽救低收入阶层孩子的成绩,小布什上任后提出了“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旨在使美国的每一个孩子都具备基本的阅读能力与数学能力。

而这些黑人单亲家庭的孩子,他们的阅读成绩在凯老师的帮助下成为了全县第一,因此成了总统要参观的示范样板。

助手向他报告第一架飞机撞上世贸大楼时,他也还在认为是偶发性的事故,或许驾驶员突发心脏病之类的。

随后白宫办公厅主任安德鲁·卡德耳语告知,“第二架飞机撞击了世贸大厦的第二个塔,美国正受到攻击。”

小布什神情为之一变,摄影记者察觉了异常,快门开始咔嚓嚓猛拍;剩下的记者出门打电话,才知道大事已经发生。

9:30,小布什在当地小学发表了简短声明,谴责“明显的恐怖主义袭击”表示要追捕那些“犯下滔天罪行的家伙”。随后总统一行乘车抵达机场。

这时,联合航空93号航班也被劫持。而中情局局长特内特正在从华盛顿市区赶往西郊兰利(Langley)的总部车上。

作为中情局局长听到助手关于纽约发生恐袭的汇报,当即向总部发出了召开由各部门主管参加紧急会议的指示。

在回去的20分钟路上,特内特一直浮现出可能制造袭击的人选穆萨维的画面。

这个摩洛哥血统的法国公民因为在飞行学校受训期间举止怪异,在8月一度遭联邦调查局的拘留。

9:44,同样在前往机场的途中,小布什拨通了副总统切尼的电话,希望他向国会参众两院的领导人通气,美国正在处于战争状态。

也就在这时,由于担心正向华盛顿飞来的美国航空77号航班,切尼也在特勤处人员的催促下进入白宫的地下应急指挥中心。

正在参议院的小布什夫人劳拉从国会山撤离,经过45分钟的煎熬和等待才抵达特工总部的地下室。

这天早上,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也在五角大楼与国会议员进行早餐会,8点50分散场时知道了第一架飞机撞击的情况。

拉姆斯菲尔德返回自己三楼的办公一边阅读情报简报,一边不时看电视直播。

很快目瞪口呆地看着第二架飞机以更低的高度冲入世贸中心南塔,爆出了一个大火球。

这时两万多人的五角大楼还在有条不絮的运转。拉姆斯菲尔德突然间感到了大楼晃动,震颤了几秒钟。很快迎面而来是滚滚浓烟,他选择沿着最近的楼梯间下楼。

09:37:46,美国航空77号航班撞击五角大楼,除机上乘客和机员外,在大楼中工作的125名军人和军人死亡,其中包括陆军副参谋长提摩太-约瑟夫-莫德(Timothy Joseph Maude)中将。

拉姆斯菲尔德看到了一副混乱的场景,在简短的停留后返回三楼办公室,第一时间与在空军一号上的小布什进行了简短的通话。

10点前后,拉姆斯菲尔德和多名幕僚进入五角大楼地下的国家军事指挥中心(NMCC),在国会山与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成员会面的参联会副主席迪克.迈尔斯也紧急返回五角大楼与他会合。

而为了防止五角大楼再次发生意外,拉姆斯菲尔德下令副国防部长保罗.沃尔福威茨转向后备总部。

在国家军事指挥中心内,拉姆斯菲尔德获悉了他同僚的目前状况:

总统在南部空域,将于2小时内抵达路易斯安那州巴克斯代尔空军基地,

副总统切尼在特情局的协助下正在白宫地下通讯设施,国务卿、海湾战争时期的参联会主席科林-鲍威尔在从秘鲁返回的路上。

乔治.特内特则已经回到中情局总部,由各部门主管参加紧急会议。

在中情局的7楼办公室,下属不断把情报和最新的动态放到特内特局长的桌前。

未来的攻击目标可能包括白宫、国会山、国务院,甚至他所在的中情局大楼也在攻击目标的前列。

事实上,1993年基地组织成员拉姆齐·尤素福就试图使用装载炸药的飞机实施攻击中情局大楼。

中情局局长长直言不讳的向属下表达了担忧。下令从大楼撤离人员,包括地下室反恐中心的几百名核心人员。

反恐中心的负责人科弗-布莱克希望能保持中心正常运作,坚持留在大楼内。在一番辩论后,特内特局长同意他的建议。

09:58:59,由于撞击点更低,机上残余煤油更充足,燃烧的大火软化了大厦的钢结构,世贸中心南塔在遭受撞击不到一个小时之后倒塌。

过程持续了10秒,大约600名留在楼内和周围地带的人员死亡,其中大多数是在撞击点或以上楼层工作的人。

10:28:25,世贸中心北塔也坍塌了。大约有1400人死于大厦内或附近。同南塔一样,大部分人死在飞机冲撞点或以上的楼层。

但10:03:11,联合航空93次航班,已经自行坠毁在了宾夕法尼亚州的一片草坪上,没有造成任何地面人员伤亡。

解析黑匣子和飞机跟地面的通话后,人们了解到,机上的34名乘客和12名机组人员,选择了跟4个劫匪进行了英勇搏斗,最终使得飞机朝地坠毁,没有抵达原先的目标——美国国会大厦。

后来,这段事迹还被拍成了电影《93号航班》。

11:45,空军一号降落在路易斯安那州巴克斯代尔空军基地。布什再次发表简短讲话。镜头前的小布什眼眶泛红,讲话断断续续,还读错了几个字。

这时,中情局局长特内特与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电话联系。

特内特告诉拉姆斯菲尔德,国家安全局(NSA)已经破译了当天早些时候的一个电话,是阿富汗基地组织的成员与格鲁吉亚的一个电话信息。

该基地组织成员表示他已经听到了好消息,并表明另有一架飞机即将击中目标。

13:44,空军一号向北飞离。14:50空军一号降落在中部的内布拉斯加州奥夫特空军基地,当时是美国战略司令部的所在地。

在这里,小布什通过视频电话会议与身在华盛顿的副总统、防长,中情局局长特内特,联邦调查局局长罗伯特.S.米勒等人进行交谈。

16:30,空军一号飞往华盛顿。18:30,布什总统回到白宫,准备当晚的电视讲话。

与此同时,拉姆斯菲尔德、参联会主席休.谢尔顿出现在五角大楼新闻简报会现场,通报了五角大楼受损情况,回应了外界关心的话题。

20:30,小布什在总统办公室发表正式讲话。在7分钟的电视讲话中他宣称“对于犯下911罪行的恐怖分子和包庇他们的人,我们将同等对待”。

20:40,小布什进入白宫地下“总统应急行动中心”召集人员扩大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

22:00,小布什布什与夫人劳拉终于回房间休息。

23:08,迷迷糊糊的总统夫妇被特勤人员敲门吵醒,有一架飞机向白宫飞来,总统夫妇需要赶快躲到防空洞。

布什搀着来不及戴隐形眼镜、什么也看不清的劳拉,被带到防空洞。稍后有消息传来是一架巡逻战机通讯口令错误,被误以为是敌机。

这一天,美国死亡近3000人,也是美国本土近180年来首次遭到外来袭击。

【怒而兴师】

要知道从1888年至今,美国只有两位总统在普选票落后对方的情况最后赢下了大选,2000年的小布什就是其中一位,另一位是2016年的川普。

全靠着自己在佛罗里达州当州长的亲弟弟给他一再重新点票,才以微弱优势拿下佛州。

充满争议上台后仅仅8个月,他有一个可以拥有无限权力的机会。

没有人会再去为难他,不管是民主党、参众两院还是美国民众,911之后小布什民调直接飙到8成,全美万众一心在他的领导下去做一件事,报仇。

2001年9月26日,首批10名中情局特工乘坐俄制米-17直升机从乌兹别克斯坦飞入阿富汗境内北部,也就是北方联盟的势力范围。

他们带着与CIA总部联系的通讯设备、补给,还有300万美元现钞。

而联络方式、交通工具、详细的阿富汗军用地图和兵要地志,却都是俄罗斯给美国提供的。

CIA特工对北方联盟的指挥官说:

这些钱拿去买你们需要的一切,食物、武器、情报,甚至自己留着花都行;

下次我们只会带来更多的钱(上千万美元),我只想向你们还有我们共同的敌人传递一个信息,我们来了。

但最想看到这一幕的人,已经刚刚被炸死了,就在911前2天。

2001年9月9日,塔利班和基地组织,派出两名突尼斯人冒充比利时记者来到北方联盟的最后总部潘杰希尔。

他们假装采访坚持抵抗的塔吉克族首领马苏德,引爆了藏在摄像机和腰间的炸弹。

马苏德被直升机紧急送往塔吉克斯坦的医院,由于伤势过重在途中去世,雄狮被刺杀在了黎明的前夜。

这是基地组织策划实施911事件的一部分,意在瓦解北方联盟、征服全国。

多年来,马苏德提出了打击塔利班、干掉本拉登,向北方联盟提供武器和物资的请求,美国都不置可否。

更关键的,4月份他出访欧盟,警告过“基地”和本拉登将要对西方本土发动袭击。但是无人听闻。

可是这回,美国却主动把这些东西送上了门。但是马苏德已经看不到了。

马苏德的遇刺,是阿富汗的巨大损失,也使他成为被时间定格的传奇。

10月7日,美国正式展开进攻,B-52轰炸塔利班控制的机场、军事设施、训练基地等等。

在一个月的轰炸之后,11月9日,北方联盟开始地面进攻塔利班主要城市,当天便收复北方重镇马扎里沙里夫。

11月13日,又收复阿富汗首都喀布尔。12月7日攻陷南部的塔利班总部坎大哈,塔利班名义上丧失政权。

塔利班在军事意义上失败,然而却是名亡实存。

在美军发动攻击前,塔利班的高层就带着主力部队两万余人逃入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交界的山区中。

从此他们潜伏于乡村部落当中,亦军亦民,依然掌握着部分基层。

事实证明在阿富汗,城市只有象征意义,乡村和部落才是这个国家真正的部分。

一起逃走的,还有拉登和他的“基地”组织。

当时的拉登已经在全球被美国人悬赏捉拿,赏金从原本的2500万美金一路高涨到了5000万美金。

【晾衣绳出卖了本拉登】

美国出兵阿富汗,第一目标就是击毙本拉登。可是中情局整整追踪了本拉登10年,毫无线索和下落。

期间本拉登还不时以山崖为背景,发表嘲讽美国、嘲讽布什的讲话。

但实际上,2005年,由于美军在巴基斯坦西北部族地区的搜捕已经越来越紧,拉登决定躲到一个安全又隐蔽的地方——伊斯兰堡以北50公里的阿伯塔巴德镇,让人买了一块农田,建起了深宅大院。

2006年初,拉登神不知鬼不觉地搬到这里,一住就是5年,几乎没有出来过。这个住宅不装电话、不拉宽带,连垃圾都自己处理。

而这个小镇就是巴基斯坦陆军学院所在地,还驻扎有3个团兵力。

暴露拉登藏身地的,其实是他的信使。他的信使每2个月和拉登会面一次,是拉登与外界联络的唯一渠道。

中情局2003年最初只知道此人的代号“科威特”,2007年才知道这名信使的真名。

2010年,一次电话监控总算让中情局发现了这名“最关键的人物”,并开始跟踪。

2010年8月,被追踪的信使来到了拉登的住宅面前,也让中情局发现了这个高墙深院。

接下来,这栋处房产许多不同寻常的地方引起了CIA分析员的注意。

大房子,没有几扇窗户。面积是周边居民住宅的8倍,自带一个小农场。垃圾自己焚烧掉。

没有电话线,也没有互联网服务——尽管它的主人肯定支付得起。

只有几个男人深居简出,但楼里显然有“看不见的住客”。

这确实是太小心了,反而不符合逻辑。

随后,CIA在这个住所旁悄悄租了一间房子,来观察住在这里的人的“生活方式”。

最后的线索终于出现了,就是住宅上的一根晾衣绳。

每天早上,晾衣绳上都会挂满女人衣服、巴基斯坦传统男性服饰和小孩尿布。

CIA通过计算衣服种类确认,这里住了一名成年男性,几名成年女性,以及至少10名儿童,“完美符合他们正在找的一夫多妻制族长”。

特工和卫星从未捕捉到一张清晰可辨的本拉登的照片,以证明这个“堡垒”就是他的藏身之处。

但以上的多项证据对中情局局长帕内塔来说已经足够了。2010年12月14日,他向总统奥巴马出示了中情局的证据。

有人说,如果本拉登想到给他的妻子一个烘干机,可能奥巴马的命令永远都不会下达。

2011年2月,中情局局长帕内塔将美军特种作战司令部指挥官马克拉文请到了中情局大楼,首次讨论了对拉登展开军事突袭的可能性。

经过2个多月的讨论、演练,4月29日早上,奥巴马经过一晚考虑,做出了决断。

4月30日周六晚上,奥巴马如常出席白宫新闻记者协会晚宴,谈笑风生,守口如瓶。

5月1日周日下午,美国高官云集白宫战情室,观看海豹突击队员的视频直播。

此时正好是巴基斯坦的5月2日凌晨0点刚过,几十名海豹突击队员,搭乘4架秘密的隐身“黑鹰”直升机,从阿富汗贾拉拉巴德飞入巴基斯坦。

交火中,拉登的1个儿子和4名保镖被打死,其中1人性躲到一名女性身后,利用她当人盾,最终两人都被击毙。

最后,2名海豹突击队员冲上三楼,打死了54岁的拉登。

大院里剩下的是9名妇女和23名孩子。

其中3人是拉登的妻子——62岁的儿童心理学家赛巴尔(Khairiah Sabar);54岁的古兰经博士萨利夫(Siham al-Sharif),27岁的也门人萨达(Amal el-Sadah),其余6人为女佣。

海豹突击队用炸药将1架坠毁的直升机引爆毁掉,之后带着拉登的尸体和大量资料飞离了当地。

本拉登的尸体先是经妻子辨认、专家远程确认,再被带上印度洋上的“卡尔·文森”号航空母舰。

在舰上,美国用拉登亲属的DNA样本完成对比验证,确认死者有99.9%的可能是本·拉登,然后扔进了海里。

他的住宅也被彻底铲平,以免被当成“圣地”。

【一场意外的反目成仇】

本·拉登(1957年3月10日-2011年5月1日)来自一个庞大的沙特建筑富商家族。他的父亲有22个妻子、54个儿子,拉登在家中排行第17。

拉登的爷爷原本是也门贫寒的农民,后来迁到了沙特的吉达,从搬行李的脚力变成一个建筑包工头,再结识财政大臣、国王,从此成为沙特头号大包工头,至此依靠王室和石油暴富。

拉登自幼受到良好的教育,后来还在沙特国王大学获得了土木工程和行政管理双学位。毕业后的他接手了家族的建筑生意,个人资产估计达到数十亿美金。

1979年苏联出兵阿富汗,1984年本·拉登跑到巴基斯坦白沙瓦建了一个“服务基地”,为阿富汗的“圣战者”提供后勤支持。

这位受过高等教育的同时也被圣战思想洗了脑的公子哥和美国CIA、巴基斯坦ISI合作,“基地”也就成了他创建的组织名字。

那么拉登又是怎么跟和美国人干上的呢?

原因很简单,1990年萨达姆入侵科威特,沙特国王向美国求救,美国50万大军进驻沙特,最后痛击了萨达姆,解放了科威特。

但是拉登认为沙特是穆斯林的禁地,不应让异教徒美国人武装进来。就这么回事。

于是他开始在沙特国内各地到处演讲,狂喷王室。沙特王室忍无可忍,先是软禁然后把他驱逐出境,开除了他国籍。

于是,拉登对美国也由爱转恨,梁子越结越深。

此时塔利班在巴基斯坦的暗地支持下已经占领阿富汗大部分国土,拉登又成了塔利班的客人。

拉登还不断给塔利班塞钱,1998年和奥马尔还互娶了对方的女儿。在塔利班的庇护下,拉登针对美国的境外机构,发动接连恐袭。

1996年6月,基地组织炸弹袭击驻美国驻沙特阿拉伯军事基地,造成19人死亡、372人受伤。

1998年8月,基地组织炸弹袭击美国驻肯尼亚、坦桑尼亚美领馆,造成213人死亡、4000余人受伤。

2000年10月,基地组织炸弹袭击美国停靠在也门亚丁港的宙斯盾驱逐舰“科尔”号,造成17人死亡。

其实1998年,美国已经要求塔利班交出拉登。后来联合国安理会也一致赞成通过第1267号决议,决定对“基地”组织和为其提供庇护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实施制裁。

但是当时美国总统克林顿已经深陷桃色风波,无人主事,只是朝阿富汗的“基地”营地射了几十枚“战斧”巡航导弹,结果拉登已经提前跑了,什么都没炸着。

2001年初,“9.11”事件的主谋哈立德·谢赫·穆罕默德确定了行动思路,“从头至尾”负责指导这次袭击活动。

哈立德·谢赫1964年出生在科威特,曾赴美国留学并获得工程学学士学位。1986年后,哈立德逐渐成为“基地”组织高级成员。

2003年3月,谢赫在巴基斯坦的卡拉奇被美、巴两国情报部门合作逮捕,他向美国政府承认自己就是“9.11”事件的行动总指挥。

不仅如此,他还承认自己参与策划了一系列袭击事件,其中包括了1993年世贸中心爆炸案和2002年巴厘岛爆炸案。

1993年世贸中心爆炸案造成6人死亡,1000多人受伤;2002年10月12日,印度尼西亚巴厘岛的两家夜总会发生炸弹袭击,造成202人死亡。

本来美国计划2021年1月在关塔那摩美军监狱审判谢赫以及其他4位同伙,结果因为新冠疫情又一拖再拖,现在都20年了。

他期待死刑把自己变成“烈士”,看来还得拖拖下去。

【美国的得与失】

正如斐迪南大公遇刺引爆了欧洲各国准备30年的世界大战,成为历史纪元的20世纪的真正开端。

911事件开启了历史纪元的21世纪。之后美国先后打了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耗费了3万亿美元。

两河沃土的伊拉克,美国的战果其实还不算彻底输掉,花了1万亿美元,推翻了萨达姆政权,清缴了亲萨达姆的逊尼派武装,也顶住了后续演变的IS的侵袭。

虽然因为本国什叶派人数的基本盘,扶持的伊拉克政府逐步沦为伊朗盟友,但也没有与美国反目成仇,维持着面子上的和睦。

问题就出在阿富汗这个帝国坟场上。美国花了20年时间,耗费了2万亿美元,把阿富汗政权从塔利班换成了塔利班。

再次证明了兴都库什山这片极其遥远、荒凉的土地,最终还是得回归蛮荒的本质——苏联也是这样失败了。

而美国出兵20年,逻辑是这样的:

1、本拉登是基地组织的创始人,也是反美的极端宗教恐怖主义的领袖,要根除基地组织,必须抓住或者击毙本拉登;

2、塔利班庇护基地组织,所以要根除基地组织,必须根除塔利班;

3、要根除塔利班,必须建立民主、世俗、现代的阿富汗;

4、这也是不可多得的战略要地,涉足中亚,制约伊朗,剑指中俄,为美国的战略版图补上关键的一环。

这样,战争从自卫反击转向打造新帝国,美国为自己打造了一个不可能的任务,也一步一步踏进了帝国坟场的陷阱。

等等,从第一项逻辑开始就是错的。击毙本拉登、复仇了还不够吗?

如果阿富汗战争的目的是仅仅是最初的消灭基地、阻止和抓捕/击毙本拉登,在2011年击毙本拉登后,美国在阿富汗的驻军和作战的必要性就有疑问了。

其实奥巴马早在2008年竞选时就提出了正确的策略——先稳定伊拉克,然后撤军;然后增兵阿富汗,抓住本拉登,然后也撤军。

在“海豹”2011年5月1日突袭击毙本拉登,完成出兵阿富汗的使命之后,早就应该彻底撤军的:

但美军说不行,撤走了阿富汗政权就要垮台。

然后川普在竞选时也说要撤军。共和党建制派们又说不行,应该把阿富汗建成稳固政权;

最后川普说花钱太多不撤不行了。北约又说不行,因为阿富汗会变成恐怖基地……

从国家利益出发,美国人早就该撤退了。实在是共和党的军工复合体关系户们吃相难看,躺在阿富汗这每年2000亿美元的预算上分肥,死活不走。

所以拖了这么多年,阿富汗成了美国国库的无底洞。

最终,川普和拜登都难得地坚持了同一点——坚决要撤,丢脸也要撤。

但拖了10年、20年,美国的2万亿财富和国运,就徒耗在这亚洲腹地的荒凉群山之间了。

2001年的美国,拔剑四顾心茫然;2021年的美国大梦醒来,已经是另一种拔剑四顾心茫然了。

当然,美国也不是一无所得。

“基地”随着拉登之死,财源断绝,已经大不如前。

新兴而且更加极端的IS,只能作乱当地,没办法染指美国本土。

911后,美国军政机构搞了深刻的整改,下了很大功夫,成立了一个权力极大的新部门——国土安全部,对全美的本土防御力,享有着紧急指挥权。

原本互相并行,各司其职的美国海岸警卫队、移民和归化局、海关总署等22个联邦机构都被划入了国土安全部的机构设置,高效地实现了信息共享和多部门联动;同时,它还掌管着美国国家事故管理系统。

20年了,境外恐怖组织无法再对美国发起袭击。

但是,弗洛伊德事件、层出不穷的枪击案、难民危机、教育经济社会问题……美国人似乎至今仍未意识到,本国最大的威胁在自己境内。

当年死了几千美国人,全国上下同仇敌忾。现在几十万美国人死于非命,全国上下无动于衷。

那恐怕美国注定只会有一个结果:毁灭霸权的只有霸权自己。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
正在为您加载更多...
精彩图片
© 2016 头条618 www.zz618.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public_r['add_beian']?>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public_r['add_jubao']?> <=$public_r['add_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