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这是杨国忠的座右铭,也是唐玄宗的

2020-01-02 14:05

唐玄宗一向是一个认定目标就坚定不移的人,有人说晚年的玄宗变了,变得胸无大志,慌于朝政...但其实他的性子一如既往,但只是...目标定地不符合国家利益罢了。

“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这是杨国忠的座右铭,也是唐玄宗的

 

晚年的玄宗,把朝政托付于杨国忠,一时间天怒人怨,但玄宗却丝毫不阻止杨国忠,这是为何?

在此之前,我们先看看杨国忠闹出了哪些事情:

于官怨

本来,按照唐朝制度规定,官员的选拔过程非常复杂:

首先是吏部侍郎组织人员对候选人进行笔试和面试,对候选人的能力进行综合评判,然后是三注三唱。三注三唱之后,吏部的名单就算确定了,由吏部把最终名单提交给门下省审核,审核没有疑问,再上交皇帝报批。

因为要走这么多程序,所以每次选官都要从春到夏,用小半年的时间才能完成。但是杨国忠一上任,就把这事情变得极为“高效”--一天就完成了。

他把吏部侍郎以下的官员统统晾在一边,自己找来几个心腹小吏,悄悄在家里就鼓捣出一个任职名单。名单拟好之后,杨国忠把所有的候选人都召集起来,对着他们按名单顺序往下读,读一个,问一句,有没有意见?如果没有,马上进入下一个。

候选人没见过这阵势,仓促之间,有的连自己被任命的官名都记不住,谁能有什么意见呢?稀里糊涂就下来了,没一会儿工夫,全部宣读完毕,一个意见也没听到!

“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这是杨国忠的座右铭,也是唐玄宗的

 

吏部审完了应该送门下省了吧,杨国忠连这道程序也免了。选官那天,他把门下省的长官侍中和具体负责人给事中也都召集来了,集体办公!宣读完任命决定,杨国忠说:“左相和给事中都在座,就算经过门下省了。”这样一来,门下省的审核也省了。

问题是这么搞行不行呢?简直是胡闹!这些候选人有的是才高八斗的新科进士,有的是精明强干的基层能人,都指望着吏部官员能根据他们的才能授给一个合理的官职,为国家效力。没想到,他们的笔试成绩也不算数了,面试成绩也不算数了,以前的功劳业绩也都不算数了,他们能当什么官,全凭小吏一张嘴。这还有什么公正可言啊!

朝内的人不贿赂就没法出头,那么平头百姓呢?有能者见此状或隐居,或投奔边疆节度使,这就意味着人才的流失,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时间线拉长,玄宗及其后代就越来越无人可用。

“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这是杨国忠的座右铭,也是唐玄宗的

 

于民怨

杨国忠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发兵云南打南诏,那是屡败屡战,边防军队损耗殆尽,就需要征兵,往哪里征兵?那自然是中原的老百姓。

自从开元十一年张说改革,府兵制变为募兵制,边疆普遍建立节度使防区以后,打仗就成了边疆节度使手下职业军人的事了,中原老百姓一辈子生活在和平环境之中,从生下来就没看过打仗,现在突然征兵,谁愿意去呢?

再说了,古代北方人对南方特别害怕,都知道南方有瘴气,非常厉害,能够致命,所以一听说征云南,马上谣言满天飞,都说是有去无回,这样一来,更没人愿意去了。

杨国忠可不管三七二十一,拿来户籍三丁抽一,抽到了就得来报到,就和抓壮丁一样。有人被抽到了干脆就自残,硬着头皮去的人,也是一败涂地。最终20万兵力再次损耗殆尽。

“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这是杨国忠的座右铭,也是唐玄宗的

 

贪污、荒唐的私生活

杨国忠过得特别快活。怎么个快活法呢?

首先,杨国忠一举贪污了三千万匹绢帛,差不多把国库都搬家里去了。第二,他和堂妹虢国夫人私通也差不多公开化了。本来唐玄宗不是给杨贵妃的三个姐姐和一个堂兄都赐了豪宅吗?杨国忠当宰相以后,也把自己的宅子和他们建到了一块,“昼夜往来,无复期度”。在自己家里放肆一点也罢了,两个人在大街上也公然打情骂俏。

按照《新唐书·杨国忠传》的说法就是“居同第,出骈骑,相调笑,施施若禽兽然,不以为羞,道路为耻骇”。

杨国忠为什么这么放肆呢?他自己说得很清楚:“吾本寒家,一旦缘椒房至此,未知税驾之所,然念终不能致令名,不若且极乐耳。”换句话说,他不是不知道自己有问题,恰恰是因为知道自己的问题太大了,索性得过且过。

当年,武则天晚年,二张兄弟得宠的时候,不是有人在他们的弟弟张昌仪家大门上写“一两丝能得几时络”吗?张昌仪回答:“一日亦足”,这样看来,杨国忠跟这个舅舅真有异曲同工之妙,都信奉“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这是杨国忠的座右铭,也是唐玄宗的

 

玄宗为何不治杨国忠?

玄宗从来就不是缺手腕的人,而且办事雷厉风行,面对韦后和太平公主他敢于以弱盛强,面对三个儿子可能的叛乱,他也毫不手软一日杀三子。但为何他却不治杨国忠呢?这与他的目标有关。

杨国忠只手遮天,朝中没人敢举报他,但内廷的宦官高力士可不虚他,高力士看不下去劝谏过李隆基,那会是什么结果呢?

天宝十三载一场大雨中,有一天,唐玄宗看着高力士站在旁边伺候,就说:“淫雨不已,卿可尽言。”这时候,高力士说:“自陛下以权假宰相,赏罚无章,阴阳失度,臣何敢言!”这话说得既明白,又沉痛,唐玄宗听了这直言不讳的忠告是什么反应呢?是不是会意识到宰相有蒙蔽自己的嫌疑,该调查调查了呢?根本没有。《资治通鉴》记载得非常清楚:上默然。他什么也没说,也什么都没做。

这可不是不知情了,而是逃避问题了!但是,这一次,面对高力士的进谏,他为什么会默然不应,无所作为呢?

“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这是杨国忠的座右铭,也是唐玄宗的

 

第一个原因就是他老了,已经失去了当年的锐气。

到天宝十三载,唐玄宗已经当了44年的皇帝了,年龄也已经超过70岁,国家也早就进入了太平盛世。在这种情况下,他既骄傲,又怠惰。对他来说,锐意进取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需要的是固守承平,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对宰相问题也是一样,只要宰相没闹出什么大乱子,唐玄宗宁可得过且过。而且,自从李林甫当政以后,唐玄宗已经慢慢从朝政中退出,对大臣的了解也相当有限,如果这时候不用杨国忠,他又能用谁呢?

第二,杨国忠出身外戚,这对于从宫廷斗争中成长起来的唐玄宗是一个敏感的问题。

唐玄宗固然需要杨国忠帮他处理朝政,但是,潜意识之中,他并不希望杨国忠有太高的人望和能力。换言之,杨国忠能力不强,野心也就不大,这对他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在自身权力维护和国家利益面前,唐玄宗宁可选择自私,这真是大唐盛世的悲哀。

天宝十四载(755),唐玄宗大概已经忘了高力士忧心忡忡的进谏了,又对高力士说:“朕今老矣,朝事付之宰相,边事付之诸将,夫复何忧!”

这点思想,和杨国忠有何区别?同样是“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6 头条资讯网 http://www.zz618.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email protected]